大家好

南方的三月繁花似錦

禾木三月漫天飛雪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23-03-14出來的新電視劇都看過了嗎?不知道反正我好喜歡這部電視劇,這部電視劇在我家鄉阿勒泰禾木拍的 劇情我給您們簡介一下

學生時代的路炎晨和歸曉是彼此的初戀,隨著路炎晨遠赴他鄉進入警校,歸曉家庭變故,兩人學生時代的感情無疾而終。八年后再度重逢,一句“化成灰我都認得你”讓兩人明白依舊對彼此念念不忘。兩年后漫天飄雪的邊境小城,歸曉與朋友蔡雅雅不慎丟車,萬般無奈下她打開手機,撥出了路炎晨的電話

第1集

2019年,歸曉路過北京郊區的一間洗車店,一旁的校友認出這正巧是路炎晨家的店。歸曉怔住,對“路炎晨”的名字格外在意。聽說路炎晨從邊疆回來了,就在不遠處的加油站,歸曉猶豫,難壓自己強烈想見他一面的渴望,前往加油站去見路炎晨。在加油站,歸曉迎面遇上路炎晨從便利店走出,兩人對視。歸曉問:你……還記得我是誰嗎?路炎晨挺平靜地答:“記得,化成灰我都記得你?!奔佑驼局胤旰?,歸曉向路炎晨的表妹黃婷要到了路炎晨現在的手機號碼,卻同時得到黃婷的勸解,提醒歸曉八年前他倆分手的痛苦。歸曉陷入了當初兩人分手的回憶,情緒低落,殊不知此時,路炎晨也將車停在她家樓下,正靜靜看著她。 時間過去兩年,冬季,歸曉與做商貿的朋友蔡雅雅去齊寧市跑業務,車卻在暴雪天被偷了,歸曉無奈之下聯系上了身在齊寧的路炎晨。電話里聽到歸曉遭遇麻煩,路炎晨沒有二話,問歸曉所在的地址后便驅車趕往。路炎晨很快幫助歸曉解決了偷車的麻煩,找回了失竊的車輛。

第2集

回酒店的一路上,路炎晨和歸曉兩人心緒不寧。秦小楠人小鬼大,猜到歸曉是路炎晨的前女友,積極地撮合兩人。 路炎晨接到了調往天聞市特警支隊的調令,和原有的隊友們告別,一群人晚上聚餐。隊友們已經聽了秦小楠講的八卦,知道路炎晨的初戀來到了齊寧,眾人看路炎晨這兩天情緒不對,猜想就是因為這個“初戀”,于是相互一合計,略施小計——其中一名隊員高海擅長聲音模仿,便模仿路炎晨的聲音,將歸曉請過去。歸曉原本再三推脫,但一聽見路炎晨叫她的聲音,當即下定決心趕往。與兄弟們臨別在即,路炎晨心里難受,喝醉了在一邊看雪夜發呆,忽然見到歸曉,十分意外。他本就心里難過,一時失態,說話重了幾分,問歸曉為什么過來?找自己還想干什么?歸曉不解,強壓心中的郁悶和難過,說若不是路炎晨叫她,自己也不會來。路炎晨一愣,隨即明白了事情原委,生氣地把高海叫來賠禮道歉。誤會解開,歸曉知道了自己是被忽悠過來的,冷臉轉身,準備上車離去。她深知自己對路炎晨余情未了,也郁悶自己會輕易被引動情緒,過來找他。

第3集

一行人送蔡雅雅出關后,路炎晨帶歸曉一起給秦小楠收拾行李,給她介紹了不少秦小楠的家庭情況。歸曉對這個孩子有了更多了解,也多了很多同情。同時她還了解到,秦小楠的母親一直拖著沒有過戶,因此他還沒有戶口本,暫時不能辦理入學。但歸曉決定先帶秦小楠飛回北京,讓秦明宇趕緊想辦法拿到孩子的戶口本。不久后,歸曉帶著秦小楠先回了北京,把這個7歲的小孩帶回了自己家悉心照顧。事涉路炎晨,歸曉對秦小楠的事格外盡心。秦小楠在她家感受到了久違的親情,和歸曉一起開始了神奇的似姐弟,又似母子的生活。另一邊,路炎晨收拾好東西,比原計劃提前一周回了北京。 秦小楠問起歸曉和路炎晨過去的事,問他們倆是怎么認識的。歸曉于是回憶起了他們在高中的初逢。路炎晨大歸曉一屆,兩人第一眼見到的時候,就對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第二次見面是在歸曉的好閨蜜孟小衫的生日會上。孟小衫包下了一個臺球廳慶生,歸曉興高采烈地趕到,發現路炎晨也在。當歸曉提出要玩一局臺球時,一直坐在角落沉默的路炎晨突然站起來,提出陪歸曉打一局,并且自己用左手,讓著歸曉。

第4集

慶生會后,留在路炎晨房間收拾碗筷的歸曉,撞見了路炎晨爸爸酗酒后欲打路炎晨的一幕。路炎晨沖進房間,迅速鎖好房門,拉著歸曉蹲在門后。直到路父被工友勸走,路炎晨才敢開門,讓歸曉留在房內,自己出去查看情況。歸曉在房間里等待良久不見路炎晨回來,小心翼翼地出去尋找,卻看到路炎晨一個人躲在汽修廠角落抹淚的樣子。歸曉看見了路炎晨平常在外面掩藏起來的一面,并陪伴在他身旁,給了路炎晨安慰。路炎晨將歸曉送回家,路上他問歸曉是否希望自己復讀,歸曉順從本心點了點頭。等被送回了家,歸曉才后知后覺地發現,自己沒有說地址,但路炎晨居然知道自己的住址。 路炎晨復讀,如愿成為歸曉同年級的同學。在學校,歸曉對路炎晨頗為在意,路炎晨也總是注意到她。兩人常常給對方買零食,歸曉還去運動會給路炎晨加油打氣。隔年,臨近高考五月,已經畢業的孟小杉與海東兩人鬧分手,海東請歸曉和路炎晨說和,隨后歸曉和路炎晨圍觀了海東和孟小杉的復合,情竇初開的歸曉腦子里卻全是路炎晨。

第5集

可很快,兩人就開始異地。路炎晨遠赴齊文的警校,只有寒假的時候能回來與歸曉相見。來之不易的相處時間里,有身處異地的遺憾,也有倍加珍惜的小浪漫。 歸曉的回憶結束。時間回到他們分手的十年后,也就是現在。歸曉看著秦小楠入睡,盡心盡力地照顧他。此時,路炎晨已經回到了北京卻沒有驚動歸曉,他家里出了點狀況。他去醫院看望媽媽的時候,碰到了高中的校友趙敏姍正在跟路母獻殷勤。路炎晨不想理會她,態度冷淡地離開醫院,與海東一起返回汽車修理廠。海東這才從一眾老汽修工口中得知,路炎晨的父親自作主張給路炎晨安排了和趙敏姍的婚事。 歸曉不知道路炎晨身上發生的事,遲遲沒有收到路炎晨的消息,她有些許疑惑。而與老同學一次偶然的通話,讓歸曉得知路炎晨其實已經回到了北京,卻并沒有通知自己。老同學不知道兩人在齊寧再相遇的事,無心說出路炎晨馬上要結婚的消息,而結婚對象正是當初歸曉同年級最漂亮的趙敏姍。這個消息,像迎面潑過來的一盆冰水,歸曉心徹底涼了。


第6集

在飯店里,孟小杉詢問歸曉的真實心意,并從歸曉那里得知,她不止是因為初戀情人要結婚而難過,而是兩人居然在齊寧又重新聯系上了,這讓孟小衫覺得事情比她認為的復雜。孟小杉和她的老公秦楓對歸曉講了路炎晨結婚的真相。其實是這些年,路炎晨家欠了趙敏姍家很多錢,兩家鬧了很久,最后是趙敏姍提出來,如果路炎晨回來和自己結婚,這筆賬就一筆勾銷。趙敏姍從讀書時就喜歡路炎晨,后來經歷了一次婚姻失敗,想通過這個機會,嫁給學生時代暗戀的人。路炎晨爸媽替他一口答應,瞞著路炎晨,彩禮、酒宴也都定好,只等著他回來,讓他答應。而路炎晨回來后就忙著想辦法退婚、還錢,不惜提出再多賠趙家一筆錢。真相讓歸曉意外。秦楓在當地路子廣,因早年與趙家一起做過不少生意,留有交情,他主動在路家和趙家之間做和事佬,并且已經讓趙家的人松口了。孟小杉擔心歸曉和路炎晨的感情再次受挫,但秦楓一直欣賞路炎晨這種保家衛國的熱血男人,認為他懷有家國大義,人品好,以后能走的遠,也不會輕易辜負歸曉。

第7集

兩家約在孟小衫的飯店面談。路炎晨到后,自罰一杯,隨后向大家表示了自己必須退婚的決心。聽到這話,路炎晨父親憤怒起身,將酒杯里的酒潑了路炎晨一身。路炎晨不卑不亢,堅定地又復述了一遍自己的立場,引得路父暴怒,上前去就想動手,被眾人拉扯勸下。隨后孟小衫提議為路炎晨和趙敏珊兩人留出單獨談話的空間,將父母們請去了隔壁包間。屋內剩下兩人,趙敏珊軟硬兼施,再次試圖勸服路炎晨,路炎晨全程冷臉相對,絲毫沒有動搖。路炎晨深知趙敏珊無法接受他帶著秦小楠一起生活,抓住這一點,路炎晨讓趙敏珊以此為由,說這婚她沒辦法結,說完便起身離開。事情開始逐步解決,讓路炎晨看到了希望。 臨近春節,歸曉告訴路炎晨自己約了秦小楠的班主任,班主任想見見孩子家長。因為秦明宇過年執勤,歸曉提議由自己和路炎晨兩人代表,兩人約好年后一起去拜訪老師。 歸曉出差回來,等待路炎晨到機場接她,并在機場約見了一位醫生老友許曜。許曜的老婆因治療腫瘤開支很大,因此許曜向歸曉借了一筆錢,歸曉爽快答應。此時路炎晨趕到,和許曜匆匆打了個照面。

第8集

當時歸曉去參加一個商貿會議,路炎晨在外執勤,他們收到了可能會場外有爆炸物的情報,路炎晨去排除后發現是假線索,虛驚一場,但過程依舊十分緊張。路炎晨沒有和歸曉說過這段插曲,也不打算告訴她,特警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證普通民眾永遠遠離恐懼。 工作結束回到汽修廠的路炎晨撞見父親,路父還在為路炎晨退婚的事情與他糾纏,并提醒路炎晨他們還欠趙家的錢。路炎晨表示欠的錢他會還,不用父親出一分錢。聽到這里,路父的態度轉變,但路炎晨早就不耐煩的離開了。路炎晨為下午與歸曉見班主任,特地找海東借了一套西裝,緊接著去孟小衫的飯店,在秦楓和孟小杉夫婦的協調下,按照談好的條件,路炎晨和趙敏珊重新簽訂了借款協議,路家和趙家的婚約作廢。孟小杉看趙敏姍對路炎晨仍然沒有完全死心,出言警告,讓趙敏姍到此為止,否則就跟她算一算當年她插足海東和自己感情的賬。

第9集

兩人借著秦小楠的話題,互相表達想念。歸曉決定過來看他們?;氐狡迯S,路炎晨打發秦小楠和工友一起去釣魚,開始收拾房間,并在大冷天的門口站著,數著分秒期盼歸曉到來。歸曉來后,久違地看到路炎晨的房間,有一搭沒一搭地描述起記憶里校園時期的事情,沒成想話剛說完,就被路炎晨一雙手輕輕拉攏過去,兩人相擁,剛要吻上,秦小楠拎著魚興致沖沖地闖入,急著來見歸曉,卻剛巧撞上了兩人曖昧的一幕。路炎晨及時化解尷尬,帶著秦小楠去附近菜場買菜,留歸曉在家等。誰知歸曉和路炎晨的互動被廠內路家的親戚偷看見,八卦地打電話通知了路炎晨的媽媽。路炎晨前腳離開,路母后腳就進了房間,對歸曉的臉色并不好看,氣氛十分尷尬。歸曉無奈,借口出去打電話,暫時在汽修廠門口的保安室等待路炎晨回來。另一邊,路炎晨買了滿滿一手東西回來,發現了等在外面的歸曉,才得知自己母親來過,并看出了歸曉為難的神色。 晚飯海東也來了。當初海東和孟小杉、歸曉和路炎晨是兩對兒,因為孟小杉一直叫歸曉妹妹,海東就開玩笑叫她小姨子。

第10集

歸曉因為過去的事情和父親始終不親熱,兩人見面也比較尷尬。歸遠山總在試圖做交易,想用物質上的給予來重新換取歸曉的親近,但如今的歸曉早已強大到不需要別人給予這些身外之物。生疏的父女,連對話都是煎熬,歸曉只想逃離,并暗示段柔假借工作的理由將自己帶離。另一邊,路炎晨帶領新學員們展開了與其他市特警隊的大比武演習。演習中,路炎晨展現了他體能、射擊、排爆等各方面都絕對突出的實力,收獲了一致認可。此時,原齊寧市的老隊友來電話,讓路炎晨抽空回一趟齊寧,把他的調動手續辦完,并且此前他負責的一個案子終于有了新線索,需要他回去收尾。 節后秦小楠開始上學,當路炎晨因為工作而無法顧及秦小楠時,會托付給發小海東,但海東畢竟住在郊區,趕過來總是不方便,在孩子功課方面也力有不逮,于是歸曉和段柔主動承接了照顧孩子和輔導功課的任務,秦小楠又回到歸曉家住。秦小楠對歸曉和段柔的工作感到好奇,歸曉并沒有因為秦小楠年紀小就敷衍他,而是詳細地給他講解了自己的工作。

(圖片來源網絡侵刪)